现在怎么办?

- 编辑:admin -

现在怎么办?

 张若尘道:“除非什么?”
 
    黄烟尘低声的道:“除非你告诉父王,你来到千水郡王的目的,其实是想要向他提亲,求他将我嫁给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微微后退了一步,有些警惕的盯了黄烟尘一眼,道:“师姐,娶你和娶十三郡主有区别吗?若是只有这两个选择的话,我宁愿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黄烟尘冰冷的眼神,张若尘没有将后面半句说出来,免得扫了她的面子。毕竟刚才,她的确帮自己解围。
 
    黄烟尘肃然的道:“我这是在救你,你别不识好歹。你还没有看出父王的意思?他是想要将你拉进千水郡国的王族,你若是敢拒绝他,他肯定会将你灭杀在摇篮之中。再说,你以为本郡主真的就想嫁给你?本郡主只是看在与你还有几分交情,所以才决定帮你一次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头也想了想,觉得黄烟尘的话有一定道理。
 
    “黄师姐何等冷傲,而且她又恨我入骨,肯定不会真的想要嫁给我。莫非真的只是想要助我脱离困境?”
 
    张若尘实在想不到黄烟尘还能有什么目的,至少就目前的形势来看,黄烟尘就算是要杀他,也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。
 
    还是实力太弱,若是能够成为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,就算是千水郡王想要杀我,也必须要三思而后行。
 
    张若尘迫切的希望,自己的武道修为能够变得更强,能够尽快成为武市学宫的内宫弟子。
 
    既然心中做出决定,张若尘便不再犹豫,盯着黄烟尘,道:“今后,我必定会还上师姐的人情!”
 
    黄烟尘的瞳孔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,眼眸上翘,傲然的道:“小事一桩而已。我杀死霍星王子,的确是给云武郡国招惹了很大的祸端,那是我的责任。四方郡国竟然敢与师弟你作对,他们夺走了云武郡国多少疆土,本郡主一定让他们十倍还回来。走!我们去飞天阁,拜见大王。”
 
    远处,荀归海看着窃窃私语的黄烟尘和张若尘,心中生出一丝警惕。
 
    他并不相信,冷艳美丽的烟尘郡主会看上武市学宫的一个新生。张若尘就算天资再高,现在也才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,而且还是下等郡国的王子,怎么可能配得上高高在上的烟尘郡主?
 
    在荀归海的眼中,现在的张若尘依旧还是只有蚂蚁那么弱小,根本不值一提。
 
    但是,荀归海却不得不防,万一让张若尘先一步追求到烟尘郡主,到时候他就只能后悔莫及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,你若是敢和我抢烟尘郡主,我必饶不了你!”荀归海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看着向飞天阁行去张若尘和黄烟尘,荀归海也从座位上站起来,跟了上去。
 
    他决定,现在就去向千水郡王提亲,求千水郡王将烟尘郡主嫁给他。
 
    飞天阁已经落回地面,化为一座紫金宫殿,高达十二丈。紫金宫殿的外围,立着一根根紫色的柱子,墙壁上流动着一道道闪烁的铭纹。
 
    张若尘刚刚踏进飞天阁,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力,作用在他的身上。
 
    越是向飞天阁的殿中走去,那一股压迫力就越来越强。若是换成一个没有修炼过真气的普通人,可能刚刚踏入飞天阁,就会被那一股压力给压趴下。
 
    飞天阁中,千水郡王坐在最上方,带着王冠,穿着金袍,给人一种威严、神圣的感觉。
 
    一般的武者,若是见到千水郡王,肯定会以为是一位神帝坐在上面,会被千水郡王身上无形的力量,镇压得跪在地上。
 
    除了千水郡王,十大权臣也在飞天阁,坐在左右两边。
 
    左右的首位,分别是左相和右相,代表着千水郡王座下最具权势的两位大人物。
 
    宁尚书坐在右手方的第三个位置。
 
    飞天阁中的十一人,任何一个都是跺一跺脚就能让千水郡国颤抖一下的存在,随便一句话,就能灭掉一个下等郡国。
 
    霍明虽然也是玄榜武者,修为强大,可是走进飞天阁之后,便双腿发颤,根本不敢抬头看坐在上方的千水郡王。
 
    “拜……拜见,千水郡王!”霍明走到大殿的中央,再也承受不住那一股强大的压迫力,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,对着千水郡王一拜。
 
    张若尘和黄烟尘都显得很从容,并肩而行,从霍明的身边走过去,站在离千水郡王只有九丈的地方才停下来。
 
    “拜见千水郡王!”张若尘没有下跪,只是拱手一拜。
 
    “拜见父王。”黄烟尘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,拜也没有拜一下。
 
    看着大殿中三位年轻天才的表现,十大权臣都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黄烟尘是千水郡王最疼爱的女儿,又是王后所生,从小便集万千宠爱一身,见到千水郡王自然是没有任何惧意。
 
    甚至是十大权臣,见到黄烟尘,也要让她三分。
 
    张若尘只是一个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,却能在千水郡王的面前表现得从容不迫,在年轻人之中实在太罕见。他向千水郡王拱手行礼,其实表达的就是对千水郡王的尊重。
 
    反观修为达到玄极境大圆满的霍明,武道修为虽然比张若尘高,但是,表现却太差劲。
 
    千水郡王的脸色严肃,道:“霍星王子到底是被谁杀死,给本王说清楚。霍明,既然霍星王子是你的弟弟,你应该最了解他是死在谁的手中,对?”
 
    千水郡王的声音,如同惊雷一般,在霍明的耳边炸响。
 
    霍明浑身冒冷汗,在千水郡王的面前,根本不敢说谎,颤声的道:“回……回禀郡王,我……我听父王提起……霍星的确是死在烟尘郡主的……的手中。但……但是,我们绝对没有任何怨言,那都是霍星咎由自取,不识好歹。烟尘郡主杀了他,那是替天行道。”
 
    千水郡王微微一笑,道:“既然如此,四方郡王为何打着替霍星王子报仇的旗号,进攻云武郡国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 
    霍明在千水郡王强大的压力之下,直接晕厥过去,双眼一闭,倒在大殿的中央。
 
    千水郡王失望的摇了摇头,目光又向张若尘盯去,道:“既然霍星王子是被烟尘郡主杀死,那么祸端就是因她而起,本王一定会给云武郡国一个交代。但是,今天是论剑大会,你取得了论剑大会的第一,就必须要迎娶十三郡主,没有任何借口可以讲。你明白吗?”
 
    黄烟尘干咳了一声,用眼神示意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坐在上方的千水郡王,显得堂堂正正,平静的道:“回禀郡王……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十三郡主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,跪在了千水郡王的面前,边哭边道:“父王,女儿不要嫁给张若尘,求你收回成命。女儿就算嫁给一条狗,也绝不嫁给他。”
 
    听到十三郡主的话,张若尘长长的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当然,张若尘又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劲,什么叫嫁给一条狗,也不嫁给他?
 
    千水郡王听到十三郡主的话,脸色变得铁青,道:“这件事由不得你做主!在论剑大会之前,本王就已经给你特权,让你先筛选了一遍。张若尘能够去参加论剑大会,也是你的意思。现在,张若尘赢得论剑大会的第一,你自然要无条件的嫁给他,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讲。明白本王的意思吗?”
 
    十三郡主第一次见到千水郡王如此严厉,心中也生出几分惧意,立即闭上的嘴巴,不敢再多言。
 
    若是真的激怒千水郡王,就算她是郡主,也肯定会受到严厉的责罚。
 
    既然如此,那就只能认命。
 
    “千水郡王太强势了!”张若尘看着跪在地上的十三郡主,心头暗道:“若是我拒绝他,今天肯定走不出飞天阁。难道真的要使用黄师姐的办法?”
 
    千水郡王的心情很不好,脸上没有一丝笑容,沉声道:“张若尘,你考虑得如何了?”
 
 153.第153章 云武郡王的喜悦
 
    飞天阁中,气氛紧张,就连空气都像是被冻结。
 
    张若尘向前跨出一步,道:“回禀郡王,其实我这一次来到千水王城,不仅仅只是想要求援军,还有另一件事。”
 
    千水郡王的神情一动,道:“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求郡王能够将烟尘郡主嫁给晚辈。”张若尘的声音掷地有声,传进殿中所有人的耳中。
 
    千水郡王本来已经做好准备,一旦张若尘拒绝迎娶十三郡主,就立即将张若尘拖出去斩首。
 
    扰乱论剑大会,蔑视王族,难道不该死?
 
    可是千水郡王怎么都没有料到,张若尘竟然想要迎娶烟尘郡主。
 
    别说是千水郡王,整个飞天阁中,所有人全部都愣住,包括坐在左右两边的十大权臣。
 
    千水郡王的目光,向黄烟尘望去,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 
    黄烟尘的嘴唇微微一抿,道:“禀告父王,其实,我和张若尘都是武市学宫的外宫弟子,关系一直极好,经常一起单独修炼武技,感情日益深厚。张若尘来到千水郡王提亲,我们提前就已经商量过。希望父王成全。”
 
   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,黄烟尘艳丽的脸上,竟然还浮现出一丝少女般的娇羞。
 
    没错,就是娇羞。
 
    反正张若尘是不相信黄烟尘会娇羞,可是千水郡王却相信了,十大权臣也相信了!
 
    跪在地上的十三郡主完全怔住,用着不可置信的眼神,盯着站在一旁的黄烟尘。
 
    姐姐居然喜欢他?
 
    右相站起身来,笑了笑,道:“大王,现在怎么办?”
 
    现在怎么办?
 
    云武郡王也想知道现在该怎么办?
 
    难道将张若尘拖出去宰了?
 
    自然不行。
 
    毕竟张若尘只是误打误撞的成为论剑大会第一,他真正喜欢的人是烟尘郡主。
 
    更重要的是,他们两情相悦。
 
    难道成全张若尘和黄烟尘?
 
    当然也不行。
 
   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张若尘是论剑大会的第一,应该是十三郡主的驸马。若是现在又告诉大家,张若尘成了十三郡主的姐姐烟尘郡主的驸马,那么王族岂不是要沦为天下人的笑柄?
 
    正在千水郡王头疼的时候,黄烟尘将早就准备好的话说出,露出几分哀求的神情,道:“父王,我知道你很为难,但是,你忍心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的幸福都这样毁掉?”
 
    千水郡王看着满脸哀伤的烟尘郡主,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十三郡主,心中有些犹豫不决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